就在摩拜、ofo“橙黄”资本大战进入白热化阶段之时,4月6日,来自三线城市常州,连年盈利的常州永安获证监会核准A股上市,被外界称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在一路扩张的过程中,处于政府采购市场的常州永安如何拿下政府客户至为关键。据公开可查信息,自2015年以来,在江苏扬州、山东章丘、安徽阜阳、山西临汾等地的公共自行车招投标项目中,常州永安多次遭到同行企业的实名举报,举报内容指向常州永安违规竞标、涉嫌“围标”等。

  4月6日,在证监会官网公布常州永安首发过会的同时,证监会也要求常州永安方面补充披露发行人的业务发展和重要客户的开发过程。4月23日,常州永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不存在串通政府工作人员突击设置不合理门槛压制同行业者等行为。

  扬州竞标,永安单车“折价”近半

  2014年,常州永安在扬州的两次公共自行车竞标中,因第一次竞标时的单车价格比第二次低了近50%。业界猜测其存在“钓鱼式投标”之嫌。4月23日,永安方面称,公司决定报价的依据是毛利率或收益是否符合公司标准,否认了有低价竞标的情形。

  2015年1月,一位注册名叫殷思亮的律师在微博爆料:扬州市政府采购中心第一次向常州永安采购的公共自行车价格每辆4800元,第二次采购每辆变成8530元。“价格差距如此之大,第二次是否存在明显违反政府采购法的行为?”殷思亮称。

  这一爆料所指的是2014年3月和8月的两次扬州公共自行车竞标。新京报记者梳理扬州公共自行车招投标公告看到,在2014年3月一期项目中,实施的是竞标方式,常州永安中标,中标价格为480万元购买1000辆车,平均每辆车为4800元。到2014年8月二期项目,相关部门实施对常州永安的单一来源采购,以4265万元采购5000辆,平均价格为8530元。第一次的价格比第二次低了约44%。

  按照另一位公共自行车企业负责人的说法,除了永安外,报价都在8000—9000元。

  位于常州的华邦自行车张姓负责人表示,当时扬州公共自行车项目报价分几期,按说第二期和第一期是一个价,第一期时候我们小心翼翼的报价了,但它(常州永安)突然报了480万元。

  消息传出后,业界纷纷猜测,永安单车存在与招标单位利益输送,搞“钓鱼式投标”的嫌疑。有竞争对手认为,永安可能跟相关工作人员串通好,前面以亏损价拿下标,后面直接提价。

  新京报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常州永安的竞争对手之一江苏宏溥科技有限公司曾于2015年7月将江苏省财政厅、扬州市财政局告上法庭。江苏宏溥称,相关部门明知并自愿配合供应商先以小额交易介入,然后以专利等借口实现绑架式二次采购,帮助供应商实现牟取暴利的目的,在原告提出控告后仍无动于衷,涉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违反法律规定,导致两次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政府采购缺乏公开、公平、公正,损害了国内其他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建设及运营服务商的合法权益。不过,法院于2015年年底驳回了江苏宏溥的诉讼请求。

  2015年2月,扬州市政府发布声明称,两次采购中硬件设施价格均为每套4200元,主要差距体现在第一次采购中运营维护费60万元远低于市场行情,属企业主动让利换市场行为。第二次采购中,5年运营维护费用主要根据实际成本和市场行情。

  位于苏州的一家公共自行车企业负责人认为,其他公司之所以举报永安,是因为第一期投标时被永安抢了,第二期看到价格突然提高到8000多元后,希望通过举报让常州永安此前的中标结果作废,让这些企业重新有机会去竞标,而不是单一来源采购。

  4月23日,常州永安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府要求,主要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获得公共自行车项目,亦有少量项目因政府机构需保证原有采购项目一致性或者服务配套等原因而通过单一来源采购的方式与公司签订相关合同。

  永安方面称,公司参与一个地区公共自行车系统项目的招标,在决定报价及是否承接项目时,主要是结合预估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全套设备和服务的综合成本,判断该项系统的总体毛利率或收益率是否符合公司的标准。公司不同项目间毛利率差异,主要受其具体合同内容构成的差异、公司市场定价策略等影响。不存在低价竞标的迹象。

  遭5企业联名控告“围标”

  扬州项目后不久,2015年4月,永安遭遇了五家企业的实名控告。认为其在阜阳公共自行车项目竞标中涉嫌“围标”。4月23日永安回应称,公司的关联方已在招股书中充分披露,不存在成立马甲公司等非法竞标行为。

  2015年4月,一份盖有上海添添隆、常州华邦、江苏宏溥、江苏飞天、江苏普信达等五家公共自行车企业公章的控告书在网络流传。该控告书实名举报常州永安、安徽锐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南京金通物联科技有限公司涉嫌围标。近日,五家公司中的四家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了控告书的真实性。

  控告书中所指的项目是阜阳市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服务项目,2014年10月成交,成交价格为6488万元,常州永安胜出。

  新京报记者检索招标公告发现,该项目为阜阳市公共自行车系统建设及运营服务,包括共建公共自行车站点200个,投放自行车6500辆及锁车器7800个,5年运营维护管理。据阜阳市公共自行车官网显示,该市公共自行车由常州永安承建。

  所谓围标又称串通投标,指的是投标者相互串通来帮助其中一家中标,比如一公司出价1亿元,其他投标者均出价1.2亿元,帮前者低价中标。

  控告书称,安徽锐连和南京金通并无相关资质和业绩,没有任何实际工作人员,但多次与常州永安一起参加竞标,且投标价略高于永安,常州永安是实际受益者,“因此不排除常州永安是两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整个招投标由永安背后操控”。

  控告方之一,上海添添隆总经理程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质疑主要是两点:第一,在投标过程中有资格审查的程序,安徽锐连和南京金通没有资质,但最后却能去投标。第二,这两家公司没有业绩、没有资质,但价格却能报这么高,“这不是很奇怪吗?”

  程俊表示,其也报名了阜阳项目并对标书提出了意见和质疑,但政府部门没有任何修改,说白了如果去投标,也只是陪标,所以就没去投标。

  新京报记者发现,工商资料上收录的安徽锐联网站为www.anhuiruilian.cn,打开后显示为安徽省六安市公共自行车,该网站多处明显位置显示了中城永安的标识,且由北京中城永安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给技术支持。招股书显示,中城永安是常州永安2015年的第五大客户。

  对于该事件进展,程俊表示,其向相关公安部门提交了书面材料,但最后没有得到回复。4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阜阳招投标项目联系电话,无人接听。

  4月23日,常州永安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公司的关联方已在招股说明书中充分披露,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均已充分披露,不存在成立马甲公司等非法竞标行为。

  多同行称其在政府关系中“能力不凡”

  多位同行业者表示,永安在维护政府关系上能力不凡。在同业者看来,相关部门之所以认可常州永安,看中的是常州永安的先发优势和规模优势。

  常州永安在招股书中称,公司与各地政府、市民建立了良好的沟通渠道和服务关系。在新京报记者采访过程中,多位同业者表示,永安在维护政府关系上能力不凡。

  常州华邦张姓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常州永安和我们技术、产品差不多,有时候比他做得还早,价格比它低,最后都不一定中标。”

  位于无锡的一位资深从业者称,据其了解,相关部门之所以认可常州永安,看中的是常州永安的先发优势和规模大。

  上海添添隆总经理程俊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永安在政府关系上做得深,对于招标书都有很大影响力,其他公司没法和它竞争,这样就逐步形成垄断,而对于政府来说,考虑到它的规模这么大,于是更有可能选择它,这样逐步就形成了循环。

  前述无锡从业者举例称,在某一次招标中,招标书要求在一个自行车站点上能够查询周边另一个站点的可借还车辆,但参与竞标的企业中,这个功能只有常州永安具备,参与竞标的同行对此条件来不及调整,只有等下一次再弥补。

  永安方面表示,不存在串通政府工作人员突击设置不合理门槛压制同行业者等行为。

  不过,常州永安董事长孙继胜的一位商业合作伙伴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共自行车市场的竞争很激烈。比如永安占据了江苏大部分地级市的市场,很多人都会认为在地级市下面一些县招标时永安肯定能胜出,但有时并非如此。比如扬州的公共自行车是永安做,但扬州市下面的仪征就不是。

  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仪征市的公共自行车系统由江苏普信达承建。

  上述无锡资深从业者表示,相关部门最看中的还是规模,不大愿意主动接受风险,于是永安也就强者愈强。(赵毅波)

文字录入:neo    责任编辑:yltvb

上一篇:美高库存致油价大跌 国内成品油上调或落空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扫描二维码把玉林电视网收进微信里,随时阅读玉林城事最新报道及吃喝玩乐搞笑八卦资讯。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