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8月14日发表的战后70周年首相谈话中,对于“侵略”“殖民统治”“道歉”“反省”等关键词,采取了以第三方口吻和间接引用的方式进行表述,不但没有对军国主义侵略战争的性质和战争责任作出清晰明确的交代,也未能向受害国人民作出诚挚道歉。对此,日本主要媒体和社会各界纷纷表达了对“安倍谈话”的质疑和批判。

  日本共同社在题为《安倍战后70周年谈话避免直接表明道歉》的文章中指出,安倍在谈话中包含了1995年“村山谈话”的关键词“侵略”和“歉意”,但避免了他自己直接表明道歉。与此同时,安倍似乎对未来继续道歉显示出否定性见解。“安倍谈话”没有像“村山谈话”那样承认日本的行为是侵略,而仅仅是笼统地说“事变、侵略、战争”,称任何武力威吓和行使都不能作为解决国际纷争的手段再度使用。为此,该文章不无担忧地指出,“安倍谈话”模糊的措辞有可能成为日本与中韩等国战后和解的阻碍。

  日本《朝日新闻》8月15日的报道指出,在谈话中使用怎样的“主语”,表明了发表谈话之人的基本立场。对于“道歉”“反省”等措辞,“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均以“我”作为主语,而“安倍谈话”一次都没有出现过“我”这个主语。“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均明确表示日本的“侵略”和“殖民统治”给亚洲各国造成巨大的损害和痛苦。但在“安倍谈话”中,完全没有表明“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对象。

  《朝日新闻》当天的社论更是毫不客气地批判称,“安倍谈话”完全倒退回“村山谈话”以前的立场。安倍在谈话中欲以闪烁其词、混淆视听来掩人耳目,结果却是让人根本搞不懂“安倍谈话”究竟是因何而谈、为谁而谈。发表这样的谈话不但毫无必要,而且根本就不应该让这样的谈话得以发表。

  该社论最后强调,安倍非但没有拿出诚意来解决参拜靖国神社、慰安妇等问题,反而是劳神费力地热衷于毫无意义的文字游戏,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所产生的一切恶果都必须由安倍本人来承担。

  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安倍谈话”发表后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安倍谈话”的模糊表述予以批评。村山表示,该谈话“罗列了华丽辞藻,但没有说明‘对什么道歉’‘今后怎么办’。为了回答因发表新谈话而来的国际性疑虑,应表述得更明确”。村山还指出,“安倍谈话”“尽可能地把‘殖民统治’和‘侵略’措辞普遍化,弄成似乎是‘任何国家都做过’”,“模糊焦点,完全不知道想说些什么”。

  日本各大在野党对“安倍谈话”缺乏诚意的暧昧态度予以强烈批判。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称,安倍“完全没有用自己的语言来表示道歉。谈话内容带有欺骗性。”民主党党首冈田克也强调,“道歉”和“侵略”等词语是“用引用的形式说的,让人无法了解首相是怎么想的。应该充分阐述首相自身的想法”。维新党党首松野赖久表示,“安倍谈话”“会被怀疑有更改历史认识的意图”。社民党党首吉田忠智指出,关于“道歉”等词,首相“没有直接用自己的话说。比起村山富市首相谈话有了大幅倒退”。(谢宗睿)

文字录入:neo    责任编辑:黄毅

上一篇:再获殊荣!菲利普岛荣获2015年世界环境奖    下一篇:返回列表
扫描二维码把玉林电视网收进微信里,随时阅读玉林城事最新报道及吃喝玩乐搞笑八卦资讯。


 图片推荐